则安mio

常是闻君山南我亭西,各抖襟上雨。

傻白甜味儿的咸鱼。
沉迷谈恋爱…若隐若现……

我滴漂亮小可爱西皮@悦心xy

谢绝转载哦啾。

感谢喜欢(ღ˘⌣˘ღ)

【叶蓝】关于直播 烧烤 夏天和失恋

#又名:暗恋的人喜欢别人算不算是失恋
#拖了大半年的文,写得断断续续
#傻傻傻傻白甜预警_(:з」∠)_
#高考 若隐若现_(:з」∠)_


【叶神有女朋友吗???】
“没有。”
叶修叼着烟,眼神淡淡地看着手机屏幕,直播间里的评论飞快地闪过,本来流畅的动作被卡成了一帧帧的画面。

夏天渐近的时候,中国队在世界杯夺冠所引起的轰动和狂热终于渐渐平息下来,曾站在荣耀巅峰的那个男人,也逐渐淡出了众人的视线。冯主席却是不甘心让叶修就此安宁下来似的,在夏初给他分配了一个在直播间与粉丝“亲密互动,有问必答”的任务。叶修想着反正近来闲得慌,便勉为其难地应了下来。

【那男朋友呢???】
【哈哈哈哈楼上你别跑。】
【楼上仿佛在逗我。我叶直得跟电线杆一样好么?】
【前面都让让!荣耀女神才是我叶的真爱!】
【叶神怎么不说话了??不会真有吧?!】
叶修将手上那根将要燃尽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眼神跟着游离开,思绪跑得有点远。
再抬头时才看见评论里已经争论了起来,忙勾起嘴角道:“没有。”
然而看直播的各位却没有就此消停,本着非要挖出什么不可的精神继续刷屏提问。
【那叶神有没有喜欢的人?(除荣耀女神以外)】
【楼上厉害了。】
【我也想知道!】
【叶神看我!】
叶修迟疑了几秒,烟灰从指尖掉落,阳光从飘散开的云间挤进来,在木地板上勾勒出窗框的形状。
“有。”
他漆黑的双眸中流露出一缕几乎捕捉不到的温柔。

在千里之外,“哐当”一声,瞬间炸开的评论区和那张难得带着认真神色的脸,随着手机的落地和屏幕的碎裂,消失不见。
一阵沉寂,直到楼下的车鸣声响起,蓝河方才如梦初醒般,俯身捡起手机。他的右手被玻璃渣划伤,他却像没有看见似的,只是将手机轻轻放在一边,抱起边上的抱枕用力将脸埋进去。
明明早已习惯了站在远处仰望他,却终究无法接受他心里的那个位置被人占去的现实。


几年前,蓝雨在广州闷热的夏天里迎来了与兴欣的对战。
赛场的空调温度打得很低,蓝河静静地坐在兴奋的人群中,等待着黄少天的出场,祈祷着蓝雨的胜利。
接着他看到了叶修,曾在网游中与他讨价还价,带着他一起下副本的那个男人,操纵着君莫笑驰骋战场,强大到无可比拟,如一颗光华耀眼的星星,追不上,摸不到。
蓝河莫名其妙地想到这个比喻时,不知怎的,心里突然像堵着什么一样,有些透不过气。
回过神来这场比赛竟已结束,叶修从台后走出,和身边人说笑着走入聚光灯下,朝聚光灯之外的观众抛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依旧是那副懒懒的模样,仿佛刚刚在赛场上所向披靡之人不是他一样。却使全场为之轰动。
蓝河费劲地从沸腾着的人群中钻出,朝亮着绿色指示灯的出口走去。或许是因为空调的冷风正对着吹在他的身上吧,他突然很想去外面暖和暖和,喘口气。
他花了好一会儿才挤出人群,搓着冰凉的手臂走入了广州夜晚的暖风中。正当他想松口气时,却在不远处的路灯下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叶……神?”蓝河有些惊讶地走上前问道。
步子迈了一半,却才突然意识到叶修并不知道那个蓝溪阁的小剑客现实中长什么样,甚至早已忘了这么个人。
扭头就跑,还是假装自己只是个正好路过的粉丝?哪个比较不尴尬??哪个看起来比较不傻??
就在蓝河在脑内进行生死抉择时,叶修转过头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烟头忽明忽灭的光里看不真切。
叶修觉得眼前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分明未曾见过。
“哦对不起对不起冒昧了。只是在这里碰到你觉得很惊讶……”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眯眼看着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嗯……你刚刚打得特别棒。”
天哪,蓝河你都在说些什么,怎么搞的自己是叶修狂热粉丝一样?你的偶像可是黄少天啊!完了完了脸都丢光了。
蓝河转身想要逃走,手腕却被叶修拉住。
“小蓝?”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的?”
“哥怎么可能认不出我们家小保姆。”一丝笑意浮上嘴角,果然没认错人。
“不是小保姆!是卧底!卧底!”
“好好好。卧底小保姆的座位正对着冷气?手怎么冰成这个样。”
等等…手??
下一秒,蓝河飞快地抽走了原本被叶修轻轻圈着的手,觉得脸上有些热。
叶修看着蓝河精彩纷呈的表情,不觉笑出了声,引来了蓝河的怒目而视。
他却浑然不觉似的,上下打量着蓝河。
路灯暖黄的灯光打在身前少年清澈的双眼和高挺的鼻梁上,眉尖因生气而微微皱起,透出一分眉清目秀之外的可爱。
“嗯……和我想象中的蓝团长一样可爱。只可惜没有蓝桥春雪的小辫子。”
“滚滚滚。你才可爱呢。”
“哥是可爱啊。遗憾的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我的帅掩盖了我的可爱。”
还是这么气人,大神你就不能有点偶像包袱吗?
蓝河正要反驳,却被一个惊天大喷嚏灭了气势,不得不扭开头,同时眨巴眨巴眼,妄图把喷嚏带来的,看起来委屈巴巴的几滴眼泪眨回去。
这下完了,蠢萌蠢萌的形象大概已经在叶修心里根深蒂固了。
叶修却是没笑,只是递来一包餐巾纸道:“在这里等我一下,不许跑啊。”
说完便跑开了,留下蓝河一人迷茫地望着路灯杆子。
几分钟后,叶修拿着一件白色外套和一杯热奶茶走来。
“进去后穿上。”
外套和奶茶被一起塞进蓝河手里,一阵比夏夜还要热的温度从手心传来。
“比赛要开始了,我先走了啊。”
“哎等等…衣服怎么还你?”蓝河的大脑终于从当机中勉强缓了过来。
“叶神的衣服,又名,绝版叶神周边。就当你在兴欣当保姆的工资了。我家小蓝以后要再接再厉啊。”


肚子的一阵“咕咕”声将蓝河拉回现实,再看向窗外,才发现天色竟已昏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是那天晚上吗?
不管怎么样,这段注定无疾而终暗恋该到此为止了。
起身泡面时,蓝河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在朋友圈里看到的一句话。
“何以解忧?唯有工作。”
微波炉“叮”的一声表示赞同。


蓝溪阁的小剑客近来抢boss刷副本 做任务 pk 指导新人异常积极。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时间几乎都在网游里奔波。话也变少了,不管是语音还是打字,回复都比春易老还要精简。
别的公会一看,都感到大事不好,蓝雨怕是要出大招。结果一看蓝溪阁的其他人,还是该怎样怎样,一点也没有蓝河这卖命的样子。
于是神之领域流传起了新的故事,蓝团长怕是失恋了。

当君莫笑再次上线时,该流言已经成为了人人心中坚信的定论,也没人敢再去招惹失恋中的蓝团长。除了暂不知情,就算知情了也敢的叶修。
君莫笑是在副本门口看到的蓝河,第一时间便丢了条组队邀请过去。
“哟,刷副本呢?”
蓝河没有理会叶修的组队邀请和招呼,径自带着几人走向副本入口。
“别别别,这次不要什么稀有材料了,加我一个呗。”说罢又丢了一个组队邀请过去。
邀请被拒,蓝河操纵着小剑客绕过君莫笑奔向副本入口。
一个影分身,君莫笑又拦在了蓝河前面,同时打出两个文字泡。
【没开麦?怎么不理我?】
【手机坏了么?一直打不通。】
“开了。坏了。”蓝河有些疲惫沙哑的声音终于响起。
“你怎么了?生病了还是累的?”叶修听罢蓝河的声音心里一阵心疼,决定一会儿去要找蓝溪阁会长好好谈谈,居然这么压榨员工。
“叶神找我有事吗?”
“先回答我问题。”
“没事我走了。”
“别别别。这不找你组队嘛。”
“不好意思,人数满了。”蓝河睁着眼睛说完瞎话,便进入了副本。

叶修心情郁闷地在附近打了会儿怪,手法之凌厉残暴如同在打职业比赛。终于get到了系舟等人的同情,被告知了蓝河最近的反常和广为流传的失恋的故事。
于是蓝河出副本后,立即被春易老叫去,被公会以工作需要之名勒令去修手机,并且强行放假回家休养。

蓝河呆坐了一会儿,接着决定出门修个手机,再去手机店边上的那家饭馆勉强吃点续命。
天涯何处无芳草啊,船到桥头自然直。
自以为一脸看破红尘不为世事所累的蓝河,万万没料到,接下来等着他的,是那个话多堪比黄少天的手机店老板的心灵暴击。
“哟,小兄弟,我看你气色不好,别是失恋了吧?”
HP-100
“多大点事啊,不就是失恋嘛!振作起来啊小伙子!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HP-100
蓝河看向老板胡子拉碴的笑容,努力保持微笑道:“没失恋。”
“哟!那一定是没追到喜欢的姑娘吧!”
HP-200
蓝河突然很后悔来这里修手机的决定了,“不是……我没追……是我暗恋的人不喜欢我……”
“哎这个更惨!”
HP-300
“老板把手机还给我,我不修了。”
老板挑眉看向蓝河,手下修手机的动作不停:“她和别人在一起了?”
“没有……”
“那怎么知道她喜欢的是别人?万一那个人就是你呢?”
“不可能吧……”
“你说你咋这么怂呢?一大小伙子还玩暗恋摔手机搞失踪!能不能有点自信啊!看看,你未来的女朋…”
手机一开机,便开始不停地振动着接收消息,老板在看见叶修名字后话音一转:“你未来的对象给你发了一堆消息来!”
蓝河接过手机,看见叶修的名字占据了大半未读消息列表,QQ、微信、短信……
【小蓝有空么?来双人副本。】
【小蓝来jjc么?哥一对一亲自指导。】
【嗯?在吗?】
【蓝蓝蓝我错了。我前几天不该抢蓝溪阁的野图boss。但是把改过自新把boss让给你们这种事情,你还是别想了。/大兵/大兵/大兵】
【你怎么了?】
【理我一下可以吗?】
【一个boss换一个电话。成交。】
【两个?】
【你还好吗?】
这些消息给蓝河一种这个人有些低沉的嗓音和嘲讽的笑声如在耳边的错觉,蓝河突然笑了出来。
“看吧!我说什么来着!”老板翘着二郎腿一边扒拉着自己手机,一边得意道。

回家后,蓝河端坐沙发正中央,打开手机通讯录,准备不顾自己受伤的心灵,为公会的boss做出牺牲……好了就是忍不住了,很想打个电话听听他的声音。
深呼吸一下。
两下。
三……电话铃声率先响起,手机屏幕上的叶修二字,将蓝河好不容易憋出的一点点从容镇定击溃。
蓝河溃不成军。
“叶…咳…叶神?”
“小蓝,你还好么?”
蓝河怀疑自己是疯了,居然从叶修的语气中读出了担心二字。
“我没事。谢谢叶神关心。”
蓝河啊,刚刚在脑海里排练过的台词在哪里??
“哦对…叶神,说好的两个boss呢?”
“这是我打给你的,不是你回的电话。你说呢?”
“啊……”
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笑声。
蓝河怼回去啊,你从前跟叶神讨价还价的勇气和魄力呢???
“不是,我们今天不聊工会的事情,我们来聊聊感情。”
蓝河拿着手机的手一颤,险些又要去手机店经历第二次心灵暴击。
“蓝啊失恋了吗?还是有别的什么事情?来跟哥说说啊,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闷着。”
“叶修,你说,暗恋的人喜欢别人,算不算是失恋?”蓝河的声音闷闷的,像是家养的小猫咪到了新的地盘后,伸出爪子小心翼翼地试探。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广州的热浪隔着千万里扑面而来,砸在叶修眼里,让他觉得眼眶有点热。整个人却如回到了离开嘉世的那个冬夜般,如入冰窟般刺骨地冷。
“算不算是失恋我不知道,但这个比失恋还惨一点。”他终于开口低声道。
“怎么?”蓝河勉强笑道:“叶神听起来很有经验啊?”
“没有,今天第一次体会到,不好受。”
“哎,那真是巧了。别难过啊,振作起来。”
“别光说我,你自己呢?”
“我啊…我…”
又是一阵沉默。
绝望和心疼铺天盖地而来,掺杂着一丝醋意。那个人凭什么不好好珍惜?凭什么要伤害这么好的一个人?
“我先挂了。”
溃不成军的蓝河决定率先逃跑。


“快出来,就差你一个了!就你小区门口那个烧烤摊!”
笔言飞激动的声音通过听筒传过来,听得蓝河也不禁扬起嘴角。
“哎,好,这就来。”

夜晚的凉风吹歪了烧烤架上的白烟,有些油腻的塑料桌子上是一串串撒满了调料的肉和冒着冷气的啤酒,激烈的对话和爽朗的笑声时断时续。
“跟你们说啊,我觉得,离我攻下那个妹子,请大伙再吃一顿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哈哈哈哈。”
“就你最能吹。”
“就是啊,别听他吹。我赌五毛钱我才是第一个脱团的。他那个姑娘扭扭捏捏的,看起来就不好搞。”
“哎哟我说你们就不能跟我们的模范蓝团学学吗?蓝团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都没脱团呢,你们急什么?”
“那就是二笔你傻了,蓝团早背着我们脱团了。是吧,蓝河?”
他们知道我喜欢叶神的事了?蓝河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捏着手里空了的一次性塑料杯,不知道说什么好。
“蓝河这是在和荣耀谈恋爱呢!”
“切。”
“这么套路的笑话亏你还讲得出来。”
“那按你这么说,我也早脱团了。”
“这不是用来形容叶神的嘛,你们瞎凑什么热闹。”
蓝河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桌上的酒瓶子出神。
“哎,蓝,少喝点。我可不想再把你扛回去。”二笔用肩膀轻轻撞了撞蓝河。
蓝河却猛地站起来,道:“老板,来瓶白的。”
“不好意思嘞,这里只有啤酒。”
“那帮我去对面超市买一瓶吧?”蓝河掏出自己钱包就要递给老板。
“哎哎哎蓝河你坐下,都跟你说了别喝太多。啤酒都能喝醉的人喝什么白的啊!”笔言飞赶紧拉住蓝河,强行把他摁回凳子上。
“那我自己去买。”蓝河淡淡地瞥了眼满脸无奈的笔言飞,起身就要走开。
“我去买我去买。小祖宗你给我坐好别乱动。”

笔言飞慢吞吞地往对面超市挪着,一路上仔细琢磨着等下要不要兑点水进去,以至于差点撞上人。
“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嗯。”那人随口一应,瞥都没瞥他一眼,只是鬼鬼祟祟地往烧烤摊瞟着。
笔言飞心下感到奇怪,顿时警惕起来。再仔细一看那人的脸,似乎有些眼熟……
“叶神?!”
“嗯?”
“真的是叶神啊!我居然见到了活的叶神!”
“呵呵。”叶修心里长叹一声,估摸着笔言飞这激动响亮的几句话,蓝河那边大概早听见了,干脆也不躲了,便一改先前的鬼鬼祟祟,大大方方地站到了路灯下的光影里。
“不过你怎么会在这边啊?”
“队里有比赛我就跟着来广州了。刚听少天他们说你们在这聚会……不是我就是路过一下……”
“那你刚刚在看什么?”
“哼嗯,少年啊,知道小明的爷爷为什么能活到一百零三岁吗?”
“报告叶神,不知道!”
不过叶神没顾上告诉他正确答案,因为再往烧烤摊那儿看去时,蓝河已顺着谈话声,隔着烧烤架上的烟雾,在一片热闹的滋啦声和谈笑声中,扭头望来。
相别几年的悲欢离合都挟山超海而来,又在片刻后如海水退潮般猛地退去。
后来那人又走了,回过头来还是那些相熟的碰着杯吹着牛的朋友们。蓝河有些恍神,怀疑方才所见皆是自己的幻觉,不禁哑然失笑。

蓝河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瓶酒,就觉得天地都在转。后来他听见笔言飞的脚步声,不知怎么比平时要慢些稳些,手中冰冷的啤酒瓶被抽去,换上了没有温度的柠檬汁。
“我说了要喝白的。”少年清秀的眉目间竟带了一丝少见的戾气。
“蓝啊,别喝了。”
“嗯?叶神?嘻嘻我今天都第二次出现幻觉了……”蓝河突然紧紧攥住那只刚放开柠檬汁的修长的手,抬眼看向有些不知所措的叶修,开心地笑道。
眼神涣散,找不到焦点,却在暖黄的灯光下显得越发晶莹动人。
好可爱,要完。叶修抿了抿嘴,在心里把鼻血哗哗流了一地。
然而叶大神表面八风不动,点点头算是对周围人激动的招呼做了回应,便低头轻声道:“你喝醉了。”
蓝河慢慢松开了叶修的手,看着白皙的手背上淡红色的印子,恨不得把刚才热血上头抽风的自己暴打一顿,有些尴尬地咕哝道:“这幻觉怎么跟真的似的。”
后来发生了什么蓝河记不清,眼前的红与黄的光影晃得人眼花缭乱。只记得有暗暗的笑声,结账时老板报出的数字,和心领神会的笔言飞迫不及待卖友求荣,麻烦叶神把蓝河扛回家的讲话声。
后来蓝河没再找到机会喝酒,可叶修扶着他走回家时,蓝河觉得自己非但没醒,反而更醉了。

折腾一通后,终于把蓝河弄到床上盖好被子,叶修发自内心地觉得抢5个野图boss也没有这个累。
“那我走了?”
“小蓝醒醒,我说我要走了。”
“我真走了啊?”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到时候的你从这个状态走出来了没。”
“说你呢,振作点。哥都看着自己心上人为了不知道哪家小姑娘,这么又是疯狂工作又是灌酒地折腾自己了,这不还好好的。”
“好吧,一点也不好。”
“真走了。”

蓝河似乎睡得有些不安稳,皱了皱眉,咕哝了几声,伸出手揪住了叶修的衣袖。
叶修低头小心翼翼地试图拽出自己的衣袖,却在无意间听清了蓝河咕哝着的词。
好像是叶修。也有可能是叶啾。
“叶啾”呆了整整一分钟,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似乎找到了留下来的理由,不用走了呢。
我正好是我的暗恋对象的暗恋对象,我们还一起为对方失恋了几个月,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阳光如海水涌入房内,一觉睡醒的蓝河盯着叶修长长的睫毛和搭在自己腰上的手,一遍又一遍试图重启罢工的大脑。
第二十八遍重启失败后,恰对上叶修还带着睡意的双眸。
“叶…叶…”
“修。叫叶修。”
“哦…叶修…那个什么…我昨晚是不是干了什么……大事……就是吧…那个…我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喝啤酒上头!”
叶修眸中睡意渐渐化为笑意。
“小蓝,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啊??”一瞬间,蓝河脑内闪过很多奇奇怪怪的画面。
“我要退出我们的失恋联盟了,我发现我的暗恋对象可能也暗恋我。”
“哦。那恭喜叶神了。”蓝河的眼神猛地黯淡下去。他小心翼翼地往后挪了挪。
叶修察觉到他的小动作,突然心疼得像被揪成一团,好不容易才说出下句准备好的台词。
“你就不好奇一下我的暗恋对象是谁?”
“哦。是谁。”蓝河低头看着灰底蓝条的床单,强作镇定道。
“别挪了,要掉下去了。过来点,我告诉你。”
“再过来点。”

带着烟草香味儿的气息扫过蓝河鼻梁,双唇极尽温柔地覆了上来。
蜻蜓点水,水过处却如海啸山崩。


fin

评论(25)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