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安mio

常是闻君山南我亭西,各抖襟上雨。

傻白甜味儿的咸鱼。
沉迷谈恋爱…若隐若现……

我滴漂亮小可爱西皮@悦心xy

谢绝转载哦啾。

感谢喜欢(ღ˘⌣˘ღ)

深夜碎碎念

不记得起因是什么了,就记得我逼问学长,你有没有把我当你的好兄弟看?学长说,我一直把你当学妹呀。我马上就接了一句,可我没把你当学长,我就请教你问题的时候才叫你学长。他说,发现了。
一度觉得这个直男学长坑我呢。
直到有一次搞恶作剧,小秘密发了个关于喜欢还是暗恋的标签给他(因为是他,别的人我也不敢乱发这个),他第一反应:“又来一男的。no gay。”我笑了半天后,非常认真敬业地做起了戏精的本职工作。温文尔雅,啊不,看似温文尔雅的学长,猝不及防松开了刹车,干脆冷漠而搞笑(天啊这是什么形容词)。我实在笑到不行了,才发了一句:“哈哈哈学长,不玩儿了。教我英语。”他猛地反应过来:“什么?怎么是你?”话题和表情包style都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这才发现,他是真的把我当学妹,真的会在和我聊天的时候,比对别的什么不知道是谁的人,要认真,还有…嗯哼…正经。

高一的暑假,因为都没有手机(他的情况比较复杂,不多加赘述,主要是因为我忘了…),也没有见过面,所以会在QQ上,和写信一样,很认真很开心地写长长长长的一大段,发出去之后关掉QQ,等半天或一天后再去看更加长长长长的一大段回信,再回上更加长长长长长长的一大段。
不知道为什么,不认识的两个人会有这样多的讲不完的话,好多好多好玩的事情。半开玩笑地提起过,说我俩这样像写信。他回了什么,他也这么觉得吗?太久远了,我不记得了。

中间山西和苏州的那段没什么特别的,我,省略省略省略。

整个高二几乎没再联系,除了那次他和我打招呼,我大脑当机没认出他的那个笑话。
高考完想去问问他考得怎么样,看到他空间的不要再问了的说说,便缄口不言了。
几个月后,在他回校时得知他进了苏大,不是他理想的学校和专业。
晚自习下课回宿舍的路上,在公众号里看到他描述自己开学时的心情,一种淡淡的清冷和伤感都从心底渗出。没忍住怀着迷妹的心情全方面吹了他一通,被他告知,现在太忙了,没空回我。

很巧也很不幸,高三碰上了同一个老师,崩溃过很多次,问过他那时是如何应对,得知后反观自己,却没有他的底气和游刃有余。
还有一些焦虑,一些迷茫,一些鸡零狗碎堆在一起却让人难受的破事儿。一个人实在不行的时候,会找他说说。
我生气时他不会和我一起骂那些人啊事啊,我难过的时候他不会对我说别哭了不难过开心点都会好的。
他会跟我说,生气没有用,你得去解决问题。然后给我提出他的建议。
还会给我举例分析,那种看完舒了一大口气的,破涕为笑的栗子。
我其实是那种看似知心大姐姐的直男。大家喜欢找我抱怨找我哭,我翻手就是一大箩筐直男安慰国际通用语,哗地倒下来。最后没安慰好别人(当然那种只是想找个人哭一场骂一场嘲讽一顿的除外),却自己被感染了情绪,心里也难受的不行。
尝到甜头以后,就会一次又一次地憋不住,转头就找学长哗啦哗啦地倒。
他可以说是,同龄中,唯一一个,或者唯二三者之一,见过藏在深处的我,那个很迷茫很脆弱也很幼稚很阴暗的我,的人。
什么都可以和他讲,不怕被嘲笑,不怕被讨厌,不怕被贴标签。
也不怕他被我的坏心情影响。他说,他不想生气不想难过的时候,就没人能让他生气和难过。
他还说,之所以这么认真,只是因为一种态度。虽然很无情,一点都不能体现我们的交情(哦已经被我单方面强行定义为兄弟情深了),但,还是特别特别特别暖。
对了,前面那个,不能体现交情那里,推翻。前天晚上,我问他怎么不去学心理系呢,超适合。他和我说,他不喜欢和不熟的人讲话。嗯,认真也是对身边人的,对他所认可的朋友。(强行解读)

对呀,他不喜欢热热闹闹吵吵嚷嚷的地方。
周六中午他回学校,来拿他的英语笔记,是我冒着被班主任喷的危险,替他从讲台那里翻出的,一本橙色笔记本。
我请他吃了顿面。虽然他一开始不让我请,说,怎么能让学妹请客呢。但我坚持认为自己是个很有大哥风范的人,不是学妹。
双休日面馆里的人也和平日里一样多,这是我一开始没想到的。但我一神经大条也没想太多,找到位置便坐下了。毫无偶像包袱地美滋滋吃了好多好久,把两个浇头和一碗面都吃得干干净净。吃面时,他坐得离我挺近,悄悄告诉我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这件事我后来想想挺愧疚的。
从面馆出来后,回教室拿笔记,双休日的红楼空荡荡的,天气凉爽而舒服。一个没打住,和他对坐在教室的桌子上,不带停地聊了整整几个小时,主要在聊大学的日子。

他长得没有特别好看,埋没在人群中那种(对不起!),也不会打扮自己,乍一看没什么突出的。可据我所知的,喜欢他的女孩子却不少。
会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一段时间内碰到不少挺烦的却不知所措的,这种事情。
问朋友,大多数人要么乐呵呵地起哄怂恿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要么告诉我别跟他们烦,你这就是矫情犯贱,都没有可能了,还想去照顾他们心情,还想做朋友。
我问他,你会怎么对待他们?在这件事情上,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方式,那种温柔而干脆彻底的。
他说,对她们好,但绝不跨过朋友的线,各方面明示不可能。嗯,明示。
这句话,我铭记在心受益终身。
回到这段开头呢,交往得多了,时间久了,也就特别能理解喜欢他的这么多女孩子了。

噼里啪啦打了这么久字,到底是想表达什么呢。对,这是一篇命题作文,出题的人是我,我现在宣布题目是:毫无原则和底线地吹一个人。这样一篇随随便便的文风和毫无中心毫无重点的随笔,我当然不敢拿出来给他看,也怕自己迷妹属性暴露,到时候连大哥气场都遮不住。

一直以来,我担任的都是姐姐的角色。走在前面,无论何时都要装作很厉害的样子,有时甚至要装得特别凶。即使是在年纪稍大的人面前,仍不愿让自己处于弱势。
与人相处,也多是我去付出,但浮于表面,少有特别交心的朋友。(当然这段时间多少有点任性,放任自己真正脾气,不想再勉强自己去宠着护着的人就躲着了。所以…不管,这点我们暂且假设它成立。)
凭心而论,我不是一个好姐姐。我教不会我的弟弟妹妹们什么,没法真正给他们呵护和照顾他们。我也没想过要做个妹妹,要是碰上我这样的姐姐怎么办。也有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大小姐脾气,无论何时何地都没有没有唯我独尊的张扬跋扈。(这是现在很多人身上都有的,让人很难受的一点,起码我的身边有很多。)
他是第一个给了我哥哥的感觉的人。
第一个让我愿意卸下武装,愿意无条件相信他的话,听从他的建议的人。也是我由衷地希望他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人。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