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安mio

常是闻君山南我亭西,各抖襟上雨。

傻白甜味儿的咸鱼。
沉迷谈恋爱…若隐若现……

我滴漂亮小可爱西皮@悦心xy

谢绝转载哦啾。

感谢喜欢(ღ˘⌣˘ღ)

【瓶邪|大瓶小邪】盛夏白瓷梅子汤(上)

*短篇架空HE

*ooc

*大瓶小邪,会让吴邪尽快长大哒。

*周更吧,尽量用最短的篇幅结束掉。

*其实没有大纲,就是一篇用来谈谈恋爱发发糖的文。





00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01

闻名江湖的张家族长是个惜字如金的怪人。江湖上听过他说话的人屈指可数。若有,则要么早已身首异处,要么在酒楼里被一群人围着问张家族长是何等何等的威武。
张家族长,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吴邪注释:面瘫)。能不理你就不理你,实在不行摇摇头点点头,再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两个字:“随意。”


02
一向关系和谐的吴家和张家这次不知结下了什么梁子。张家已宣布于天下人道,吴家再不妥协,便灭了吴家满门。吴老狗这次却不知怎的,决不让步。
三月五日烟雨凄迷,往日喜庆的吴小少爷生日,吴家内却愁云惨雾,人心惶惶。
张家终于还是来了,踏着月色和满地雨水,硬生生将江南的雨踏出了肃杀的气氛。
“怎样?你是打算乖乖交出战国帛书呢?还是等我先灭了门再自己来拿?”张海客阴恻恻地看着吴老狗。
“乱臣贼子。我岂能为自己而背负先辈,出卖天下人?你们的族长呢,让他出来。”
“族长没来。”张海客有些心虚地说道。
“好,原来如此。连族长都有本事骗走。不想张家竟就如此败在你们这群外家手里。”吴老狗有些凄怆决绝地笑道。
“不跟你废话。再不交就开杀。”

雨下得更大了,饶是如此,也冲不淡吴家内的血腥味。
张起灵意识到不对,从一个结构复杂的墓里赶来后,吴家已是死气沉沉,吴老狗也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他从屋檐上跳下,眼神冷冷地扫过张海客他们。全是外家的,不知所图为何。
刚想走上前去,用行动告诉他们违背族长和本家的后果,却发现右脚被人拉住了。张起灵回过头来,看见了奄奄一息的吴老狗,在心中长叹一声,蹲下来听他说话。
“吴邪…在二楼右边的房间里……求你…护他好好活下去……”
吴老狗别无选择,只能赌上这一把。张家族长做事向来有分寸,想来不会跟一个小孩计较什么。况且,吴老狗曾听闻,张家族长也有过不堪回首的童年,但愿他能够心生怜悯。
张起灵点点头,回头冷冷地看了一眼身后有些惊慌地人们,头也不回地爬上了二楼。

走入房内后,他听见了随着他的靠近,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他走入内,拉开衣柜门,看见一个蜷缩在衣柜角落里的小男孩,双手抱膝,用恐惧绝望的眼神看着他。
长长的睫毛,还带些稚气的脸。不知怎的,张起灵立刻确定了这是吴邪。
这副惊恐绝望的样子,让张起灵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他不会安慰人,一时竟有些恨自己平时的惜字如金。看着小男孩抖得越来越厉害,他没有办法,只好上前有些笨拙地抱住了吴邪,连同他蜷起的的膝盖,都一起抱在怀里。
怀里的吴邪愣住了,颤抖着声音问他道:“你……是来杀我的吗?”
张起灵摇了摇头。
“那你……会害我吗?”吴邪抬起头看向他,双眸明亮得像装着星河。
张起灵又摇了摇头。


03
张起灵带着吴邪下楼时,张海客他们已经走了。其实吴家和他并没有过深的交情,像他这种和世界没有什么联系的人,自然也不会将爱恨情仇挂在心上,回去后自有族规来处置他们。
但刚刚那个拥抱……
张起灵轻轻摇了摇头,想甩掉脑海里那点奇怪的感觉。又继续牵着吴邪往外走,他要先找个地方把吴邪安定下来。
他刻意绕了些路,避开了大堂。吴邪还太小,不该让他承担这么深的仇恨。
他抱着吴邪翻墙而过,扑入漫天夜色时,十岁少年瘦弱的双手有些紧张地揪着他的衣襟。他还不明白短短一夜里,他的命运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吴邪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后,便自动切换到了话痨模式。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
“我叫吴邪,你呢?”
“……”
小孩儿还有些怕生,但还是很努力地一个人找着话题。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爷爷说了夜晚不能一个人到处乱跑。”
“……”
“可不可以教我翻墙,向小哥哥你那样飞过去,而不是爬过去。我每次都爬得不如小花快。要是我学会飞过去的话……”
“……”
吴邪说着说着便没了边,也不管身边的人有没有回应,一个人兴致勃勃地讲了许久。张起灵一直望着天,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他有些后悔答应了吴老狗的请求,正头疼该如何安置吴邪。

西湖的风一直吹,小孩儿和他却一点困意都没有。雨早停了,三月的夜晚还有些冷。
他们就这样走走停停,直到天色渐亮。
“爷爷说过今晚不能回家。那么……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张起灵伸手拉住了他。
强忍了一晚上的恐惧终于喷涌而出,少年悄悄攥紧了双拳,问道:“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张起灵摇头。
“他们都好吗?”
张起灵没有回答。不是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而是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想……”
“他们都好。”
是低沉却清澈的嗓音。
吴邪睁大了眼,看着自己几乎都要断定是哑巴的人。他悬着的心随着这句回答,也突然放下了。
“想学飞吗?”
“想!”
“想当大侠吗?”
“想!”
“你爷爷让我带你去闯荡江湖。”张起灵想了想,又补充道:“他们…不擅长离别。我们直接走吧。”
“嗯……好!”
这是张起灵迄今为止说过最长的话,也是他说过的第一个谎。


04
三月江南烟雨濛濛,寒气还未完全散去,西湖畔的柳树已经冒出了嫩绿的叶儿。
晨晖慢慢劈开小城上空的阴霾。一个胖子带着两匹马,从被第一抹晨晖照亮的远处奔驰而来。
好灵活的胖子!吴邪在心里暗暗道。
“小哥,昨晚……”胖子不一会儿便到了吴邪他们跟前,边跃下马边问道。
张起灵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胖子翻译:还是晚了一步)。
胖子看到张起灵的反应后,跟着沉重地叹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却猛然发现站在张起灵身旁的小小的吴邪。
“哎,这是??小哥你什么时候有私生子了??”胖子边惊讶地说着,边用宽大的手掌揉乱了吴邪的头发。
吴邪急忙躲到张起灵身后,有些忿忿地用手理着头发,道:“我叫吴邪。才不是什么私生子!”
胖子的眼神似乎黯淡了那么一秒,有些疑问地望向张起灵。
张起灵又摇了摇头(胖子翻译:过会儿再说),胖子于是立马心领神会,留下吴邪一脸懵逼。
还没等吴邪从对他们交流方式的震惊中缓过来,胖子已经走到吴邪边上,重重拍着他肩膀道:“天真无邪的无邪?好名字。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王胖子。”

“口天吴……”
“知道了知道了。天真这是要加入我们咯?”
吴邪边一脸乖巧地点头,边腹诽道:大名鼎鼎何以见得,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王胖子。还有天真是什么鬼……
不过胖子的确是个行路上的好伙伴,吴邪不懂的事情他都会热心解释,吴邪说出的话也不再像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人回应。

马都是好马,却只有两匹。不知怎的,吴邪下意识地选择了跟张起灵乘同一匹马。
张起灵依旧是没有想法面无表情,将吴邪抱上马后,便坐到了他的身后。吴邪正在马上乐呵,以为张起灵要教他本领,让他来拉缰绳了。下一秒,张起灵的双手便伸过他腰侧,拿起了缰绳。
“我……我想学骑马。”吴邪回头说道,眨巴着大眼睛,努力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乖巧可爱。
张起灵摇头,继续面无表情目视前方。
“为什么?”
吴邪还没等到张起灵的回答,身下的马便突然撒开脚丫子狂奔起来,惯性带得他猛地往后一仰,撞在张起灵身上。张起灵依旧纹丝不动。
隔着几层布料,吴邪可以感受到张起灵紧致的肌肉和有力的心跳。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搂过的吴邪,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燥热,急忙要重新坐好,却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摁住了。
“嗯??小哥我……”
吴邪在见到张起灵一脸不想理他的表情后,默默地把剩下的半句话吞回了肚子里。那就…这样吧……

他们策马狂奔出临安城,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说什么吴家张家,待吴邪想仔细听听时,声音却早已消失在风声里。
出了临安城后,马儿的速度便渐渐慢了下来。一晚没睡的困倦,随着渐渐慢下来的速度排山倒海而来,吴邪竟在张起灵怀中沉沉睡去。

胖子见吴邪终于睡下,急忙向张起灵抛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你以后都打算带着这小家伙了?”
“嗯。”
“虽然我一点都不介意路上多一个好玩的小家伙。但是这真不像你会做出来的事情。是因为怜悯吗?”
“不知道。”
胖子也不指望张起灵能认真回答,继续自顾自道:“看天真这样,是还不知道真相吧。真不知道张海客他们在想什么……”
“可能是喜欢吧。”张起灵皱着眉头很认真地想了想并回答了胖子的上一个问题,全然没有听到胖子正在问的问题。
“一句话六个字,小哥有进步啊……等等你刚刚说什么??张海客喜欢什么??”
我说我可能喜欢吴邪,张起灵心道。



TBC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