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安mio

常是闻君山南我亭西,各抖襟上雨。

傻白甜味儿的咸鱼。
沉迷谈恋爱…若隐若现……

我滴漂亮小可爱西皮@悦心xy

谢绝转载哦啾。

感谢喜欢(ღ˘⌣˘ღ)

【叶黄】叶修为什么要收十元网费

#看完第七集太激动
#故事应该是这么发展下去的


“你,一定要回来。”黄少天在兴欣门口郑重道。
“当然。”
“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黄少天回身笑道。他的眼中映着网吧有些昏暗的灯光,门外万家灯火都在他的笑容下变得黯淡。
叶修一步一步,慢慢地朝他走过去。那是他走过最漫长最认真的一段路,比当初在嘉世放下一叶知秋的账号卡,再一路走到兴欣的那段路还要远,还要艰难。
他不知怎的,有种张开双臂,将眼前暖阳般的少年揉碎在怀中的冲动。
完蛋,心跳根本不受控制,叶修突然觉得他越来越快的心跳声,像是黄少天在喋喋不休,像是心里住了个小话痨。
他最终还是伸出了手,半开玩笑道:“两小时上网费。十元钱。”
眼前的小话痨明显愣了愣,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下一秒,新一轮的文字泡轰炸便向叶修奔涌而来。
“我靠老叶!你知道本剑圣一场比赛要多少钱吗?你知道吗知道吗?亏我还……”
“我知道。”叶修不动如山,只有他自己听到了自己突然慢下去的,带些沮丧的心跳声。
“行了行了,知道你现在不容易。以后要帮忙尽管来找我,不过帮完忙要记得跟我PKPKPKPKPK……”说着,黄少天便低头真去掏钱。
“少天。”叶修摁住了黄少天在口袋里掏钱的手。
两人的手都有些烫,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互相炙烤着。
“嗯?老叶,怎么了?”
“你记不记得,你还欠着我的……”
“那顿宵夜吗?你要是走得开的话,现在就走啊,正好我也饿了。老叶你这附近有啥好吃的?不过我身上没带多少钱,吃的时候悠着点啊。要是把我吃穷了,我就把你抵押在大排档当压寨夫人……”
“啧。不是。在那之前。”
“那之前还有什么,难不成我还欠了你顿早饭?我靠老叶你怎么这么能记账啊。我都不记得这…回事了……”
黄少天突然脸色一变,眼神飘忽地看着边上:“啊…你不会是说……你在说什么风好大我听不清。”
“呵。”叶修看着黄少天慌张的表情,极轻地笑了一声,“走吧,说好的宵夜。”
 
叶修去和唐柔交代了几句后,便带着黄少天走入冬夜的寒风里。
黄少天再一次把自己紧紧裹起来,低头看着前方的地面若有所思。
他明白叶修是在说那次赛后,赛场上的对手们都在互相拥抱。黄少天要好的朋友多,自然是每一人都热情地抱了一遍,顺便甩出一堆或是嘲讽或是鼓励的文字泡。唯独少了那个日日陪他PK的叶修。
于是叶修站到他身前,强行拉高自己存在感。
“啊,队长……”黄少天慌忙转头去喊隔了老远的喻文州。
“少天。”叶修打断了他的话。
“嗯?老叶?啊老叶还得多谢你了,你看我差点把你给忘掉。”
“然后呢?”叶修见黄少天说了两句,就一反常态地又要跑开,便挑眉问道。
“然后…然后……”怎么办心跳得好快,脸也好烫。怎么办怎么办千万不要脸红啊,被老叶发现了会被嘲笑一辈子的。
“嗯?”联盟小话痨居然也有说不出话的一天。
“我请你吃夜宵吧!你看你最近是不是又瘦了,能不能对生活品质有点追求啊,不要一天到晚吃方便面。老叶老叶你想吃叉烧包奶黄包水晶虾饺豉汁凤爪老婆饼烧麦蛋挞炒河粉还是别的什么?”
“随意。”叶修笑道,他的心跳也变得有点快了。
“那说好了啊。咱们晚上八点宾馆门口见。我先走了啊,我要去个卫生间。”
 
当天晚上,叶修没有等来往常活蹦乱跳的黄少天和他的夜宵,只等来一个病怏怏的让人有点心疼的黄少天。
“咳咳,那个,老叶我们去哪吃?”
黄少天的脸泛着不正常的粉,声音带些嘶哑和鼻音,整个人都没了平时的活力。
叶修有些着急地撩开黄少天的刘海,将手覆上去。
“你发烧了。”
叶修的手比自己的额头凉,可黄少天却觉得自己的脸更烫了。他忙将围巾再拉上来一点,盖住大半张脸,只露着一双大眼睛在外面,对着叶修眨呀眨。
黄少天怕冷。因为从小生长在四季如春的南方,每到北方比赛,又恰逢冬季的时候,就把自己包得里三层外三层,活像一俄罗斯套娃。恐怕是这几天冷空气来袭,黄少天却还包得不够厚。
他自己自然也知道,只是明天一大早的飞机,今晚过后又要好长一阵子才能再见,自然不想失约。
“没事的,我照样还能再PK几百场。我们去吃吧去吃吧。你要是没想法的话,咳咳,我们就去马路对面那家饭馆吧。我刚刚听前台小哥说那里不错。”
“少天大大,喉咙都这样了,少说点话吧。你先回去,我去买。”说完就把黄少天撂在那边了。
“哎不行啊,说好我请你的呢?”
“先欠着。”
走到路口,叶修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笑道:“还有一个爱的抱抱,一起记在账上了。”
“我靠我靠老叶你……”
绿灯亮了,叶修挥挥手走入了车水马龙中。
 
最后黄少天在感冒药的催眠下,没有把那份夜宵吃完,就睡着了。
半梦半醒间,好像有人把他从沙发抱到了床上,好像有人在拿毛巾擦他的额头。他想睁开眼看看,却怎么也没打败像是有几千斤重的眼皮。
再次醒来时,已是早晨,电话铃在耳边恼人地响个不停。他环顾了一圈,没找到那个人,只找到了那个人留下的痕迹——烟灰缸内的几个烟头。
 
他们最终在一家年糕火锅店内,找了个靠着落地窗的位置坐下。
“老叶,你是打算用这个散人杀回来吗?”
“嗯。”
“对了,话说回来,那天晚上,多谢了。”
叶修将几块芝士年糕夹入黄少天的碗里,隔着氤氲雾气,看到对面那人正低头摘下围巾,耳朵和那天一样有点红。
“还有…那个…那次我不是故意不理你。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靠近你就会特别紧张,心跳得特别快。”
“少天大大想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叶修挑眉道,接着又夹了几个年糕到自己碗里。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要不试试再靠近点会怎么样?”
黄少天撇撇嘴,看似极不情愿地往卡座沙发里挪了挪,给叶修腾出位置。
“现在可以说了吧?我说老叶你能不能不要卖关子?说吧有什么条件?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这个问题好几个晚上没睡好?我甚至一度怀疑我动了春心……”
“嗯。”
“啊?老叶你在嗯什么啊?你回答的是哪个问题?”
“最后一个。少天大大,据我合理推测,你这是动了春心。”
叶修坐到了黄少天的旁边,将一向冷静自持的剑圣大大惊恐万状的表情都收入眼底。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还嫌不够似的,将手放到了神色复杂的黄少天的左胸处,扬起嘴角问道:“怎么样?快不快?”
“老叶你个流氓!吃饭吃饭!”黄少天终于从僵直状态走了出来,说罢便边埋头认真对付起了碗里的年糕,边在脑海里刷屏骂饭馆的暖气,害他没法戴围巾遮住快要煮熟的脸。
 
难得的几秒钟安静后,黄少天带着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转过身来,正对上深刻反省着自己表白方式的叶修的双眸。
可能是空气中弥漫着的香味太有诱惑性,可能是刚刚喝了几口啤酒,黄少天突然想起那早起来寻不见人的失落与遗憾,鬼使神差地抬手抱住了眼前人,两副孤独了很久的身躯狠狠撞在了一起。
叶修则更有力地回抱着他。
“少天,谢谢。”
像狂风巨浪都在一瞬归于平静,远航的船只找到了彼此的港湾。
这是他在兴欣门口的那一刻就想要做想要说的。


“老叶,你的心跳也不比我慢嘛。”
 
fin

评论(4)

热度(190)